茶杞酒

情之所钟 虽丑不嫌

【林秦/校园】手术刀与小龙虾 8

很好看的小长篇!!!太太这章写的特别温馨!!

四夕毕:

8.0


我觉得我的系解考试可能要完。
大宝麻木的打下这行字,然后发到校内网上。


“点赞。”b君说。
大宝抓狂道:“你TM倒是点啊!嘴上说算是怎么回事?”
大宝话音刚落,就看见他的动态下方真的出现了一个赞,来自于秦明。


大宝吃惊的回头:“……奇景啊,老秦你居然上校内网了,你终于能理解我们普通人的精神娱乐活动了?”
秦明给自己冲了杯葡萄糖:“我只是觉得你系统解剖可以直接准备补考了。”他喝了一口,好心的提醒他:“你重点错了。”


“……”大宝迅速的找到了回击点:“老秦你是不是打算喝个葡糖糖,吃点维生素然后又不吃晚饭了。”他喜形于色:“我要告诉林涛!”


“…………”秦明把杯子放下,快速道:“我帮你顺一遍神经系统。”


b君从床上一打滚起来,虎视眈眈。


大宝是最近才发现这招很好用的。


起因是之前他们进入期末考一月倒计时,他跟b君让秦明抽查系解。三个人把小白板搬出来,秦明拿着黑色水笔流畅的画出一个蚕豆型的结构。
赵大宝大笑:“哈哈哈老秦你画的好可爱。”
秦明看他。
赵大宝迅速的收住了笑声,严肃正经的皱眉盯着小白板。


秦明手指轻轻敲敲白板,看向b君。
B君:“……”他伸出一根食指,踟蹰半晌,奇道:“带三根输尿管的肾??”
秦明冷漠的看向赵大宝。
“呃…呃…血管左边三条右边一条,有瓣膜,是…是心脏?可我看着也像肾……”大宝一脸麻木。


秦明抬手捂住脸冷静了一秒:“三管进一管出有瓣膜,淋巴结。课本217页脉管系统第一节总论淋巴器官,翻开自己看。一月份理论考试,二位还打算过么?”


B君一脸恍惚:“我不是刚开学么,怎么就要考试了,我是谁我在哪,我不想考系解妈妈救我……”


大宝呆滞道:“老秦你哪来那么多时间看书背标本写论文,我记得你还给林涛弄了身衣服……”他喃喃道:“你不睡觉不吃饭不……”他猛的反应过来:“卧槽老秦除了林涛拉你去吃饭我真没见你吃过什么东西!你饭卡都没充过……卧槽你怎么活着的。”


秦明把小白板擦干净:“不是有vivonex么。”


“…………”赵大宝不可置信:“你知道那是,重症患者实在没办法了才会吃的东西吧……”
“所以呢。”他面无表情,摊了摊手。“靠一日三餐获取营养效率实在太低了。”
大宝竟无法反驳。


“……”大宝看了看玻璃杯里的淡黄色液体,鼓起勇气喝了一口,然后,他觉得这一刻的人生,无比的黑暗。他缓了半天,生无可恋的问秦明:“老秦你还有作为人类的味觉么。”


寝室门被人敲了敲然后推开,林涛进来看见立在地上的小白板,笑道:“哟,秦明老师小课堂?你们继续啊……”
大宝看着他脸色惨绿。
“怎么了这是。”林涛奇怪的看着他,走到秦明身边,与他站在一处。
大宝一言难尽的看着自己手中的杯子:“太难喝了……我刚刚觉得自己死了。”


林涛问这是什么?准法医赵大宝迅速的给他科普了一下,何为化学组成含有人体必需的各项营养素的要素膳,顺带谴责了一下学霸秦明的这种行为简直反人类。
赵大宝化难喝为悲愤,激昂慷慨的快速陈词,条理清晰引经据典。嗯,秦明难得的赞许的点点头。


林涛听完,冲着秦明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来。
“你这样能有力气么?”林涛问他。
“还好吧,日常够用。再说我也不是完全不吃饭。”秦明略略思索,认真道。
林涛盯着他:“是,么?……那你陪我去买点东西吧。”
秦明在帮室友复习和陪自己对象买东西之间,果断的选择了后者。
他穿好厚外套陪林涛出门,小小的冷清脸孔埋在帽子里,他后知后觉,歪头看着林涛:“你要买什么?”
林涛看他,他半侧的脸轮廓立体,下颌骨方正,此刻难得神色正经道:
“买套。”
“……”


半夜三点,大宝与b君缩在各自的床铺上面面相觑。
“老秦这是,夜不归宿了么……”大宝轻声问。
“大神那么容易招人恨,林涛该不会对他……”b君做出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咱们要不报警吧,你打过电话了么。”
“打了,被扣掉了。然后关机,太可怕了。”大宝瑟瑟道:“不,你觉得咱老秦怎么可能被别人杀,怎么也得是他杀别人啊……你想想这个点,正是抛尸荒野的好时候啊。诶我下去看看秦明的解剖刀还在么……”


b君一脸恍惚:“话说我觉得最近大神太不对劲了……我那天看见他在图书馆居然没看曹郁琦老师的解剖视频,他在看《史密斯夫妇》和《情书》…看得可认真了,你能想象大神看爱情电影的场景么,我当场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
两人相顾无言,纷纷觉得今夜格外的冷。不得不说,单身狗的想象力,真的太差了……


两个人惶惶不安的渡过了整个晚上,第二天在系解教室看到秦明时,三人都顶着黑眼圈默然相视。赵大宝不由结结巴巴的问:“林……林涛还活着么?”
“现在还活着,明天就不一定了。”秦明神情疲倦,微微咬牙到。
“!”大宝在思考自己要不要报警。
秦明想起什么,看了赵大宝一眼,抿了抿嘴十分诚恳道:“赵大宝我恨你。”


大宝惊诧不已,他静了两秒认真道:“老秦我认识你两年,这是你头一回用到这种主观情绪表达词。”哪怕是玩笑话。


大宝觉得秦明与之前稍有变化,他说不上来,他只觉得这个人不再像之前那样冰冷坚硬,他似乎终于有了一丝破绽。像是无爱无怖的冰冷塑像终于睁开眼,窥了一眼这鲜活世间,有了人的味道。


大宝擅于总结,类似事件几次之后已大概能摸清规律,以此来要挟秦明时,格外顺手。


“我帮你顺一遍神经系统。“秦明盯着赵大宝,以防止这货真的去找林涛告状。
b君摇摇头,与大宝对视一眼:“不。你押题。”
大宝拍板:“你押题我们之后什么都不说。嗯。”


秦明冷眼看着他俩,深深吸气。


平安夜林涛给秦明打了电话便去图书馆接他。12月的南方极冷,秦明穿着厚厚的棉服跟毛线帽,柔软的羊绒围巾拢着他小而窄的温润脸孔。
林涛笑着招招手向他走来,他习惯性的把手伸进林涛怀里取暖,挨着他温暖的肚皮。


此时已到圣诞节,作为新晋情侣的二人没有经验,低估了前辈们的不要脸程度,提前一周订房发现都订不到了。林涛把秦明书包过到自己肩上,郁闷的跟秦明说起这件事。
“那是不是说,今天我可以去好好复习了。”秦明在心里列出一堆复习清单。
林涛手伸下去捂住他发凉的手,亲了亲他白净好看的额头。哼道:“复什么习啊大过节的。”


秦明渐渐习惯他亲昵的小动作,此刻无动于衷:“可是你不是说没房间了。”
“我们不滚床单,哪怕就一起呆着随便走走也好啊。”林涛无所谓道。
两个人一起慢慢往校外走去。
林涛发现秦明在情.事上从不拒绝,他似乎认为这是情侣间约定俗成的规则。有时候明明已经很累,如果自己开口说继续,他仍然会同意。


这种举动看似温情,却实则无情。林涛心中逐渐明白,于是总想找机会告诉他,不是这样的。


于是他说:“情侣在一起不一定非要滚床单啊,对吧。”
秦明慢慢瞅了他一眼,悠然道:“有人认为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的吻,是一堆孩子,也许真是这样的,莱斯特小姐。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他顿了顿,认真道:“虽然最后一句我不能理解,但前几句至少说明,大众理解中,爱是性,亲吻,婚姻和小孩。”


林涛哭笑不得,抬手拦车,把秦明塞进车内,自己再进去:“《破碎故事之心》,这绝对不会是你会看的书,说吧,这是谁告诉你的?”
“b君。”
果然,林涛乐不可支。
他想象秦明一本正经的询问感情问题的模样:“哈哈哈哈,那一定还有大宝的版本。说来听听。”
秦明踟蹰一秒:“老婆孩子热炕头。”他复述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十分奇妙。


林涛歪头靠在他肩上,车窗外热闹璀璨的灯光像一尾游鱼一样在他的硬朗脸颊上不断掠过。
“嗯,那你呢?”林涛贴近他,高高的鼻梁蹭到秦明柔软的脸颊。


秦明把林涛放在自己大腿上的咸猪手拎回他自己腿上,说:“PEA,多巴胺、肾上腺素以及含于血液中的复合胺让人们陷入爱河,其实只不过是大脑的小把戏。所以爱情往往不长久,PEA和多巴胺的分泌在三到五年后停止,人们把之后为了维持关系的手段,叫做婚姻。”
“宝宝,你真悲观。”林涛轻轻咬了一口他的耳垂,点评道。
“只是事实。”秦明微微吃痛,眨了眨眼。


两个人在游乐场门口下车,人群熙攘灯火璀璨, 整座城市火树银花。商铺打折的广告林立,《Jingle Bells》欢快的响个不停,游乐场门口立起五米高的圣诞树,上面铺满了亮亮的闪灯和雪花装饰。


林涛在原地给他整理围巾帽子,看他微微发红的鼻尖和眼角,微笑道:“哦,那我们未来的秦大法医,想不想听听我这个普通人的版本。”
秦明点点头。
“爱不只是肌肤之亲,也不只是一粥一饭,清晨六点的吻别,想触碰又收回的手。”他看着秦明像琉璃一样的剔透瞳孔,告诉他:“爱是在某一时刻,我们结成了同盟。一起对抗外力,一起分担秘密,一起面对余生。”
他认真的指了指秦明的心口:“在这段同盟关系里,你我二人合为一体,牢不可破。你打家劫舍我坐地分赃,你事业有成我捂嘴偷乐,你身在地狱我也无法逃脱。你明白了?”他抬抬眉毛,轻松的笑。


秦明看着他。


林涛的心理学专业课或许都睡了觉,但他总是很莫名的,能看清秦明的灵魂深处。他很早的就把秦明和自己绑在了一处,绑的秦明之后干什么都不敢轻举妄动。


秦明一向长于辩论,在此刻看着林涛,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于是他只好怔怔的点头,然后转身向游乐场内走去。林涛微微一笑,跟了上去。


秦明在打靶游戏前驻足,他对这种场所生不出什么兴趣来,但他前两天看过《史密斯夫妇》,他还记得电影里的二人,曾在路边的打靶游戏上,赢回一只小熊。他面对这段感情虽然生疏,却也从没有生出过敷衍的念头,两个人的关系,他是真的努力在经营。他那时尚不知道如何爱人,但也诚心诚意的摸索,其他情侣做过的事,他也要与林涛做过一遍。
也不知道林涛是否看穿了他曲曲折折的真心,多年如一日的真心相付,满腔赤诚未曾有丝毫退缩。


林涛顺着秦明的目光看去,那估计最好的一个奖品,软乎乎的一只米灰色泰迪熊。林涛吃惊的问他:“你想要那个么?”
“估计很难拿到。”秦明点头。这样的打靶游戏,枪往往会被商家做手脚,瞄准了也不一定能打中。


林涛脑补了一下秦明冷漠脸抱着熊的样子,把自己萌的不要不要的,他乐不可支:“哈哈哈这样吧我们来打个赌,如果我把这只熊赢给你,你戴那个帽子给我看。”


秦明顺着他手看过去,那是一个卖帽子的摊位,已经围了不少小姑娘,秦明看了一眼林涛指着的那顶,然后他和善的看着林涛,露出一个假笑来,慢慢道:“那是女孩子的帽子。”


“打个赌嘛。反正大熊也很难拿啊,也许我拿不到呢。”林涛激他。
“好。”秦明深吸口气。


打靶游戏的摊主是个年轻的姑娘,带着毛茸茸的一个圣诞帽和围巾,非常可爱:“哼,来我们摊位玩游戏的人都是冲着大熊,这可是我从德国带回来的哦!”
她指着复杂的景物靶位,认真讲解:“这把枪里有五十颗子弹,机器开动有个骑自行车的小人会出来,在他经过的途中饼干大小的字母牌会随机出现,你要把英文26个字母全都打中才可以哦,这个小人到达终点游戏就结束,大概有个一分多钟吧,你的枪里有50发子弹,省着点,乱打往往打不着的呦帅哥。”
“你这还是移动靶?”林涛失笑。
“对啊,所以大熊已经一年没被人领走了,防尘袋都蒙灰了。虽然你很帅但是我不会心软的,你加油!”


林涛笑着摇摇头,把仿真枪利落的端起抵上肩窝。他对打靶这事并不陌生,此时手臂肌肉隆起,手指稳稳地贴在扳机上。屏息凝神,认真目光穿透机械瞄具,他年轻温暖的侧脸呈现出刚硬的轮廓来。
秦明立在一旁,静静看着此刻的林涛。之后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那顶毛线帽。


机器开动,骑自行车的塑胶小人伴着欢快音乐摇头晃脑的出现。


林涛的第一枪果不其然的打偏,他很快意识到枪的准星有问题。他在第二枪开始留意子弹的落点,依靠弹着点修正误差,在第三枪时,塑料子弹与铁质字母牌相碰,发出清脆的“叮锵”一声。接下去是二十五声连续不断的”叮锵“响起,像是一首短暂而奇怪的乐章。


小人骑到一半,他便放下枪,微笑的看向秦明。


摊主与被声音吸引驻足的围观群众表示目瞪口呆。


林涛付钱,拿熊。把大熊塞给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秦明,然后他乐颠颠的跑去买帽子。


秦明低头,与怀里80厘米傻笑着的泰迪熊对视,他在刹那之间有点恍惚,像是重回幼时被父亲一把举过头顶的那个瞬间。


他轻轻地,摸了摸小熊的头。


林涛不多时折返,手里拿着一顶女孩子的毛线帽。
秦明看他,此刻愿赌服输:”好,你戴吧。“他重重的抿住嘴。


林涛很有兴致的给他戴帽子。那是一顶红白相接的毛线帽,头顶和两边的护耳都带着非常可爱的毛球,温柔垂在他小小的一张脸孔的两侧。
秦明面无表情的看林涛。


“哈哈哈哈哈……”林涛笑得停不下。他忍着笑意,整理秦明的几缕碎发,把他莹润洁白的额头完整露出。
他仔细端详面前人温润秀致的脸庞,笑着摇摇头,摸了摸他的下巴尖:“唉呀老秦啊,你有没有你十几岁时候的照片,你那会儿绝对,长得像小姑娘,哈哈哈哈……”他微笑着自言自语:“太可爱了,太可爱了……”


秦明告诉他:“我八岁之后就没有照片了,除了证件照。中学时候的证件照,我现在也找不到了。”


林涛脸上笑意收敛,微怔:“你说真的?”


他随即四处张望,对着旁边高举拍立得自拍的两个姑娘,露出一个难以令人拒绝的笑容来:“圣诞快乐!美女能不能帮我们拍张照啊?”


两个小姑娘非常配合,还找了半天背景,自动退后表示要把小熊拍进去才好看。
秦明微愣,抱着熊与林涛并肩看着镜头,林涛自然的把头靠上他肩膀,懒洋洋的微笑。
快门一响,此刻定格。
林涛跑过去道谢,接过照片来看。拍立得成像自带一种奇怪的温暖模糊,两个人像是浸在时光里。照片上的秦明抱着熊没什么表情的看着镜头,皮肤水白,眉眼秀致而冷清,林涛微笑着倒在他肩膀上,亲昵的挨着他,背景里一片模糊地璀璨灯火。
给他们照相的姑娘后知后觉,试探道:“这是……兄弟?”


林涛头回给别人解释他和秦明的关系,一时之间有些词穷。叫男朋友?有点怪。叫对象?好老气。他想了想,笑道:“他是我爱的人。”
他再一次道谢,转身离开,没有理会旁人的神情。


秦明两指捏着照片,看着照片上的两个人不语,他有些感慨的微叹了口气。


人生真的太奇怪了,他从来没有想象过这样的场景。八岁之后再没有人给他拍照,除了毕业合照也再没有人与他一起出现在照片上。而现在他站在一个自己按理来说永远都不会来的地方,抱着自己绝对不会去买的泰迪熊,戴着一顶属于女孩子的帽子,与眼前这个人,出现在了一张照片中。
人生太奇怪了,他愣愣的盯着照片,心里生出一股近乎荒唐的柔软来。


林涛看他久不出声,并不催促,只温柔的低头看他。后来的林涛买了相机,再后来智能手机变得十分普及,大抵是为了补偿未曾相遇时的遗憾,他的存储卡里总是有很多的秦明。看书的秦明,睡着的秦明,微笑的秦明,失焦的秦明,翻他白眼的秦明,伸起手来打他相机的秦明,第一次穿起警察制服的秦明……都被他一一保存了下来。


而此时的秦明抬头,把照片放进自己口袋,伸手给了他一个仍然礼貌而克制的拥抱:“谢谢你,林涛。”
他轻轻地说。


林涛表情丰富的揶揄他:“你抱熊都比抱我抱得顺手……”


秦明没法子了,到如今他所知道的表达亲近的方式,只剩下了最后一种。他微微叹气,侧过脸凑近林涛,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他露出一个非常干净的微笑来:“圣诞快乐。”


林涛看着他。寒冷空气中不可见的指针“咔哒”归零,十二点钟声响起,节日焰火在夜幕上刹时齐放,万千璀璨光华此刻都映在他的眼中,却又难敌他眼中情意,万分之一。


tbc.


注:
vivonex:要素膳的一种,理解成能喝下去吸收的营养针好了。老秦说的那种不吃饭只吃胶囊的情况是真的可以做到的,毕竟有的患者,是不能吃东西的。不过这种东西,嗯……肯定是有副作用,肠粘膜什么的,这个我们不细说啊。其实现在有一种更进化版本的,并非用于临床,于13年被硅谷软件工程师发明创造,叫做Soylent。据说不难喝,据他们说貌似也没什么副作用。但是文中时间没到13年,所以我也没法给他喝这个,嗯。


好了 我接着爬去做卷子……各位食用愉快


———————————分割线—————————


我看了看评论:
啊出本是个大工程啊  讲真我没出过个人志  好像什么都得自己来(?) 十分懵逼  故事离完结还有蛮长的一段距离  咱们先慢慢写着吧 我自己也去做做功课 看看这个该怎么弄  谢谢你们的点赞和评论  你们能来看我的故事  我其实已经非常非常开心了 嗯  大家 生活愉快

评论

热度(1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