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杞酒

情之所钟 虽丑不嫌

【林秦】知乎体:你经历过最尴尬的事情是什么?

我茶茶被空虚淹没了:

  


 


*还是来自知乎的梗,虽然很想正正经经地写文,但是文笔不够,所以就写点欢脱的逗大家一乐啦。各位读者老爷们如果喜欢的话不妨点一下红心,如果能留言评论,那作者就要高兴得飞起啦


 


 


【问题】你经历过最尴尬的事情是什么?


大宝天天见


5.2k赞同    3.1k评论


泻药······个屁!@小黑真的不黑  这种问题为什么要邀请我来回答?????像我这等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机智、活泼,而且机智而且活泼的姑娘会有这种经历吗??会吗??



好吧


还真会······


并且我觉得自己每天都很尴尬。比如进办公室的时候看到某姓林的队长数年如一日地霸占我的椅子拿着苹果给我师傅献殷勤的时候。


喂喂,这明明是我们法医科办公室,你一刑jing队队长每天就像搁这里生根了一样,就等着发芽开花给我师傅看,这合适吗?你这样我们刑jing队吃枣药丸的,你知道吗!!!


最主要是你屁股下面坐的是我的椅子!我的椅子!椅子!子!


更重要的是!!!!你坐了我的椅子竟然还无视我,旁若无人地秀恩爱,你问我他们怎么秀,这还需呀刻意秀吗,他们俩只要凑到一起那恋爱的酸腐味就能让人窒息,那种老夫老夫的既视感······



然后我就像一条狗一样在旁边默默在这样的酸腐味下发臭······你敢说这不尴尬,我觉得我每天走进办公室就摇身变成超大号电灯泡,光线极强,然而那对狗男男丝毫不受影响······



但这样的尴尬每天都要发生,自我参加工作以来,在我师傅老秦和某林姓队长“以身作则”“以身为范”的指导下,我对这种尴尬的免疫力正与日俱增,现在已经基本能够顶着他们互相“暗送秋波”的目光检验尸/体,在他们“打情骂俏”地时候继续写我的报告······


但是!!你们就不能收敛点吗,那姓林的那位队长你旁若无人地一口一个“宝宝”是当大家都不知道您口中的宝宝是谁吗?可我知道啊,我知道啊!!!!还有师傅,您老人家明明一看到林队来就高兴得尾巴都要翘起来了(如果你有尾巴的话),所以就别“欲拒还迎”“口嫌体正直”了吗?你这样只会让林队心情更荡漾你知道吗?



吐槽到此结束。


接下来我要放大招了。


前面说的那些尴尬对于我后面要说的都只能算是小打小闹而已。


故事的主角就是我、那位专注秀恩爱的一百年的林队长和我师傅老秦。


故事的背景是有一次我们到临近的一个市出差,因为工作顺利,当天我们结束了工作,然后我们就大睡一觉,起来浪里个浪,其实也就是去吃顿火锅,喝了两口酒。老秦每天过的是老/干/部的生活,两杯酒下去耳朵就红了,就率先离席了。


这里讲一下我师傅就是那种每天西装三件套的闷/骚/男,他板着脸往那一坐,我们想玩都玩不起来,他一走,我们就乐呵起来了。


老秦走后没多久,林队就接了个电话,林队平时说话是都是笑嘻嘻的,但接电话的时候的笑总让人觉得好像不太一样,如果一定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谄媚”,一口一个宝宝,那亲热劲儿,这还是他宝宝没在面前呢,要是宝宝当面那还了得,原来威武的林队妥妥的是妻管严啊——我当时就这么想——后来事实证明我真是慧眼如炬。


林队接完就说有事走了。我们都知道林队有一个叫宝宝的女朋友,当然不会强留。毕竟干我们这行的找个合得来的另一半不容易啊。


当时我们同事几个还高兴来着,说林大佛和秦大佛还真是为我们考虑,知道他俩在我们放不开索性自己先走了。


我现在只想说:图样图森破。



两尊大佛走了,我们就真的浪起来了(并不),反正酒桌上嘛,具体浪/了什么我们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好像玩了什么游戏,然后我输了,一切的不堪回首都是从这里开始······



输了的惩罚就是扮鬼吓林队——我真的不知道那天我们到底喝了多少酒,竟然想这么个馊主意,估计是jing虫上脑了吧······是酒精的精,你们都在想什么啊



别人我不知道,反正我估计是真的jing虫上脑了,竟然听了要求后二话不说,撸起袖子就准备/干。


换了现在别说是喝多了,就是喝了七日断肠散、含笑半步癫我也不会去犯傻啊,林队是怕鬼没错,吓他肯定是一吓一个准,但是吓完了之后呢,林队肯饶过我,老秦的手术刀也不认我啊······


既然要扮鬼吓林队,第一步当然就是扮鬼了。我找了张白色床单往身上一披,从头包到脚的那种披,只在头上挖了两个洞露出两只眼睛。


没错,就是扮幽灵。


别跟我说这太小儿科一般人都不会害怕,我当时都醉得敢答应这事了,你们指望我能想出什么好主意。


更何况!!!林队他也不是一般人呐!!


我们的计划是痕检科的同志负责打开林队的房门,其他同志在门外埋伏(其实就是等着看林队被吓得跳起来),由我躲在房间里吓人。


宾馆的房间基本是一目了然,没什么地方好躲,但是机智如我怎么会被难住的。我躲进了空荡荡的衣柜里——林队的行李箱还放在地上,换下来的衣服都丢在椅子上,今天案子已经了结,明天肯定要回家,林队又不是老秦那个出门在外还要讲究得熨西服的事儿妈,这衣柜他铁定不会用了,躲在这里绝对安全。


到此为止,我们的计划很顺利。但是我们万万没想到————————————————林队他一直没有回来!!!!!



我等着等着就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外头有开门的声音,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好像是林队的声音啊。正准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出去,骤然间我听到了另一个声音。


——嗯~


对,就是“嗯”的一声,请别忽略后面的“~”,这很重要,真的。然后又是林队的声音


——好了,别闹······


这绝对是哄另一半的语气啊,这宠溺的,缠绵悱恻的。


好啊,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林队!!!


我脑中闪过了一百集渣男始乱终弃、渣男人前深情、人后饥不择食的狗血剧情后,暗戳戳把柜门推开了一条缝,暗戳戳地往外看,脚步声越来越近,两个人走到床前。


不知道这酒店是怎么设计的,衣柜这边完全没法饱览床上全貌,只能看到林队的背影,他把一个人搂怀里上、下、其、手,以及一件一件扔到地上的衣服,西装外套、皮带、西装裤、衬衣······


哎,等等,这些衣服略眼熟啊?


我正思索这些衣服是什么时候见过的,不会是哪个犯罪嫌疑人的吧,外面俩人已经干/柴/烈/火了······


你问我什么叫干/柴/烈/火?????这还需要我描述吗????反正正直如我已经无法面红耳赤了······


至于我为什么不走,你猜我就这么出去林队会不会灭我的口?



嗯哼。


我关紧柜门,装鸵鸟。


你敢说这不尴尬??????


巨尴尬好吗???????


从来没有这么尴尬过好吗?????


但这绝对不是最尴尬,最尴尬的还在后头呐!



我正想着外面的不可描述的声音什么时候会结束,我就听外面俩人说话了。


——宝宝,舒服吗?


——嗯。


——嗯是什么意思啊?


——凑合。


——那是我不够卖力喽~


——嗯呃~林涛,你······


What???????




我当时的心情估计只有这两张表情能够概括了。


真的,我当时差点就忍耐不住直接从柜子里跳出去了,还好我忍耐住了体内洪荒之力。


那销魂的“嗯呃”和“林涛”,声音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啊?WTF???这不是老秦的声音吗???


我幻听了?


我仅剩的一点醉意就这么给吓醒了。


外边俩人还没完。


——宝宝······


——叫我秦明。


——宝宝


——······


 


。。。。。。


我只能用这六个句号来表达我的心情了。你不说话是什么意思,你不回答我就不知道你是老秦了吗?真没想到你们是这样的师傅和林队。


如果让局里的人知道林队天天挂在嘴边的女朋友宝宝是我们法医科的高岭之花秦科长,估计能掀起一场海啸啊。


但这也只能想想,扒林队的八卦不要紧,但是加上我师傅的话,讲真,我胆子还不够肥啊。


当然眼下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赶紧走啊,柜子里很闷啊,很闷就算了,那俩个狗男男他们没完没了啊······咳咳······


之前我没办法,但现在知道另一个是老秦之后,机智如我立即计上心来。我摸出手机,首先调成静音,然后给俩人分别发了个短信,大意就是说今天的案子还有些地方没弄明白,让他们再去jing局一趟。



但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被他们无良的主人丢弃在地的手机发出的哀嚎······


我······


既然这样,我就只好······


拨通了林队的电话。


他俩终于有反应了,在林队“我不去我不去”的撒娇和老秦“别闹,说不准有案子”的安抚声中,林队下床捡起了手机,我立马挂机。


我就不信你这还注意不到短信。


林队果然注意到了,问老秦


——老秦,大宝发短信过来了,说今天 案子还有疑虑,我去看看,你再躺一会吧。


——就大宝发了短信?


我一颗心都快跳出来了,老秦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不会是看出什么来了吧?我,我,我现在出来自首还来得及吗?


——刚才还打了个电话。


——嗯,一起去吧。


——好。


——我先去洗个澡。


还好还好。


我松了口气,就听到外面悉悉索索的声音,估计是拿衣服什么的。


——老秦,你先穿我的衣服吧。


哦,估计是某姓秦的事儿妈嫌弃自己扔地上的衣服了。


都这时候你还嫌弃什么啊,还洗什么澡啊,赶紧走啊!!!


我正用意念谴责二人完全不把工作放在心上,就听到“咕”的一声清晰传来。


外面顿时为之一静。


接着又是“咕”“咕叽”两声,格外响亮。


我听得很清楚,声音的来源就是我的肚子。


这真是是史无前例的尴尬



我顿时懵了,我的剧本里没有这段啊,我是谁,我接下来要怎么办?


还没等我想明白,林队已经大喝一声“谁?”一脚踹开了衣柜,我脑子一抽,“嘿”的一声从衣柜里窜了出去,嘴里喊道“我是幽灵!幽灵!”然后迅速冲出门。


据我们埋伏在外的同志事后叙述,当晚大家都喝高了,看我老不出来,把我一个人丢里头也不是那么回事,所以大家就都没走,埋伏着埋伏着竟然就都睡着了,然后就被“啊”的一声高亢的男高音惊醒了,看到一身白床单的我如同一阵旋风从他们身边刮了过去······刮了过去······过去······


据回忆,继“啊”的一声男高音后还有各种“鬼啊”“老秦有鬼啊”“老秦······”这样的声音从林队的房间内传来······至于这个声音是谁发出来的,反正林队不会承认是他的对吧。


 


好了,故事讲完了。


你敢说这不尴尬????


躲人柜子里听壁角,什么该听的不该听的都听到了,简直巨尴尬好吗!!!!!


没有比这更尴尬的了好吗!!!!!!


反正我这辈子还没碰到过比这更尴尬的事好吗!!!!!


 
——————————————————————————————
竟然这么多人问我要那次事件的后续,你们有没有一点同情心啊。


反正我没死就对了,不然你们就看不见这个答案了。


 


记得那天我们回警局的路上大家都异常沉默,老秦看我的眼神很不对,总觉得他下一刻就会掏出一把刀把我给······


回去之后他俩就给我坦白他们的关系了,从此我从不经意地吃一点狗粮变成了每天都在吃狗粮······


至于当晚和我一起的同事们,我很怀疑他们的脑回路,他们竟然还以为林队和秦科长是哥俩好、好兄弟······你们哪只眼睛看出来他们是兄弟的????


 


 
——————————————————————————————
这么多人问我从衣柜里窜出来看到了什么。太污啦你们



我光顾着跑了,哪还有眼看。


 


以上。


 


*大家应该都看出来的,这篇文就是换了个名字,内容基本没有变。


*不知道被删的原因,但还是河蟹了一下文内的某些可能的词汇。以我的坑品祈祷,别删了。


*还是第一次被删文,而且几乎是秒删,心情还有点小激动呢(并不)


 


 


 


 


 


 

评论

热度(1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