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杞酒

情之所钟 虽丑不嫌

关于《痛痒》被指控抄袭《俗不可耐》事件的个人全部看法

顾冬冬:

我觉得蓬蓬太厉害了。没别的话了。


任蓬山:



  深感把文思和笔力浪费在这件事上并不值得可是再不写出来它显然已经影响到我正常的文思因此还是写了出来。




  我只站在我个人的角度,把所有我认为有关的信息都列出来(可能多余但我认为相关),并直截了当说出我的想法。这篇文字是以我个人为中心的。




  我之前看过《俗不可耐》,没有看过《痛痒》。认为《俗不可耐》是优秀的同人作品,因为《痛痒》太长没有看,在完结后或任意我愿意的时点不拒绝开始阅读。现在已经把《俗不可耐》的剧情忘光了,仍没有看《痛痒》。




  我没有与枳生淮里做过任何形式的交流。三颗柚曾经在我的文章下评论,我回复了;我们在同一个微信群里,但没有做过一对一的交流。




  我不是_三颗柚u的亲友团之一。前提是如果存在枳生淮里使用“公道不在人心在人多”定义的“亲友团”,如果存在,我不是之一。




  我个人极其厌恶抄袭,只要作品抄袭,其改编作品无论是否有我喜欢的演员都绝不会看。我在得知作品或作者抄袭的情况下不会看任何相关影视或文字作品。看完网剧《九州·天空城》之后得知它是《九州·鲛珠传》的前传,又很久后才得知《鲛珠传》并不是唐缺的作品而是工作室买的唐七公子作品的版权,我决定即便电影男主是王大陆也不绝会观看这部作品,并感到自己看完《天空城》像吃屎一样难受(我没有吃过屎,但我认为不会更难受)。




  尽管《天空城》没有抄袭,是工作室自己写的剧本。




  是的,抄袭在我这里是死刑,并且很容易连坐,所以我对抄袭的指控也十分慎重。








  等到枳生淮里的调色盘之前,我所得的信息只有她截的两张图。在我看来,这一处远构不成抄袭,说是借梗都十分勉强。我耐心等到了调色盘。




  根据调色盘给出的两篇文章的片段,我作为没有看过《痛痒》全文、并不知道调色盘内容上下文的读者,仅就调色盘所限文字判断,昊健cp同人文《痛痒》没有抄袭昊健cp同人文《俗不可耐》。如果泛化“借梗”或“撞梗”的定义,我认为有个别处勉强可以算作后者“撞梗”,非常勉强。




  总的来说所有的调色盘不涉及任何语句完全一样的情况,不构成抄袭,下面具体分析十段的思路是否构成抄袭。




  图一,相似之处在主人公在爱人突然不告而别后把自己“锁在屋子里”和“就是不出屋”。不需多言,这远非独一无二的设定。同时,前者是“不吃不喝由朋友打醒”,后者是“吃饭喝水都正常但持续几个月所以被朋友拉去国外治病”。我个人认为相似点除了不出屋之外没有任何相近。同时前者程度轻,是很容易联想到也很常见的失恋状态,没有强调;后者的程度深,深到了病态的程度,远远要更加抓马(dramatic),并且与十分重要的剧情(在国外)有关。两段先后阅读起来完全没有任何相似的感觉,不构成抄袭、借鉴、撞梗。




  图二、三,霸道总裁不告而别的爱人去而复归,前台小妹一眼认出打电话联系上级。尽管我认为这不是什么特别曲折的思路很可能被撞,但我阅读同人文和耽美文都很少,这中很小的桥段没什么印象应该是第一次见,如果先写的人声称被借梗,我也可以同意。但是有别的作者后来表示,她在五年前也写过类似的桥段。那么这两处我最多倾向于是撞梗。




  图四、五,才子。枳生淮里的段落写如何怎样如此这般主角一被朋友们厌恶因为当年他带坏了主角二这个“才子”,_三颗柚u的段落里写主角一的男朋友主角二当年是个才子,没有表述明确的厌恶情绪。我直白点吧,这是碰瓷。主角二是董子健,他基本人设就是才子。这个设定也并没有给两篇文章剧情和对白的走向造成雷同影响,是个基础设定,并不因为文中的话是同一个第三人说的就构成任何抄袭、借鉴、撞梗。




  图六、七,分手的爱人“不提以前”。无需多言,这也远非独一无二的设定(我几乎怀疑所有分手再复合的文无论分手原因都会有类似“不提以前”的表述)。同时两段文字情绪和段落结构完全不同,_三颗柚u的是忧伤抒情后主角一“笑得像个痴情稚子”说“不是说好了么我们不提以前了”,枳生淮里的是主角二“猛的抬起头来”(我不记得上下文了但表露出的情绪应该是激烈的)“你32了不是12,我说了过去不重要不重要!!”。我再次直白,这也是碰瓷。




  图八,十三年。略。




  图九、十,照片。_三颗柚u的表述是,“不敢往家里带,那一屋子的照片,加上零零散散的东西,刘昊然真怕解释不清楚”;枳生淮里的表述不摘原文了,可以原文查证我不会偏颇或断章取义,是主角一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密室,墙上密密麻麻贴满的主角二照片,在主角一发病时“被刀刃摧残得支离破碎,场面骇人恐怖”。就我阅读的理解,前者的照片是墙上的桌子上的陈设,陈设照片是意外别离后念念不忘的恋爱一方之一很可能会做的事情,这个设定绝不少见,也很一般很平常,没什么新意。而后者再度是十分抓马的桥段,具有绝对的独创性,令人印象的核心设定之一,也是直接影响到剧情和人物性格的设定。二者除了“照片”之外没有相同,除了“怕被看到”和“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他的这一面永远不会”没有相似,两段先后阅读起来完全没有任何相似的感觉,不构成抄袭、借鉴、撞梗。




  好了分析结束,目前来看,枳生淮里给出的调色盘,不算十三年一共只有5处。其中我判定抄袭的0处,勉勉强强撞梗的1处。




  这里插一句,枳生淮里后来反复表述的是,10处非常多:“天底下所有的巧合都让我赶上了是吗”、“都在怀疑一个拿了调色盘出来的作者吗”。我认为即便这“10处”即便都不算巧合,也不是只要拿了调色盘出来就可以盖棺定论。




  调色盘不是用来当终结讨论的武器的,是给大家讨论的证据,证据不有力,就不能支持举证人的结论。








  我之所以写这篇文章,是因为这件事已经影响到了我个人。我在看完调色盘之后下意识思考在我的昊健cp同人文中的现代向的部分,有没有做过类似的设定。不讨论所谓的“爱与不爱离开与回来”,这个主题是昊健很多cp文共同的主题,我认为枳生淮里的概括是气话,不予反驳。




  我单单就枳生淮里在十图调色盘之中的设定和段落,下意识回忆并展望了自己的文里写过或即将写的。我在《五月病》中写过董子健是才子,使用了“高材生”、“有灵气”等字眼;在《捕星人》中写到了对刘昊然进行安慰的张一山,并且这篇文董子健也不告而别了;在《积雨云》中即将写到主角之一把自己关在狭小的房间中的段落。




  下意识过了一遍之后我产生了下意识的恐惧,我会不会被无端指责抄袭。




  (是的,枳生淮里在评论里明确拒绝“借梗”或“撞梗”的提法,认定是抄袭。)




  然后我骂了自己,妈的,关我什么事,我为什么要受到影响。我他妈也太脆弱了。








  来看看这件事双方的处理对大家造成的影响。




  首先是没有调色盘、只有一处枳生淮里个人认为的桥段相似的截图,发在了昊健cp的tag下,一石激起千层浪,有读者立刻开始了所谓“站队”的言论,一时间tag下乌烟瘴气。




  我认为抄袭的指控极其严重,如果仅一处就断定抄袭的话,需要文字完全一样,而不是枳生淮里本人认为的“雷同”。这不是客观的证据,直接发在cp tag下是不明智的、会造成负面影响的。




  其次,在调色盘已出、很多本cp tag下的读者和作者作出回应的情况下,枳生淮里作为举证人,作出的回应是不冷静的、不理智的,不客观的。




  有人回应,指出调色盘并不具有说服力,但是枳生淮里单方面认为“认为调色盘不具有说服力”的判断是“选择性无视”。在不止一个人回应认为“调色盘不具有说服力”之后,从枳生淮里“恰好撞了10个梗”、“近十个的雷同”、“几乎一模一样”(插句嘴我不认为这十段里哪段几乎一模一样,我无法判断她说的是哪段)等回应判断,她仍认为是抄袭。




  我个人判断她的这种想法可能来源于这“10”个梗的独创性,即“如果有人在我之后使用了相近的梗那么她一定是在抄袭我而绝不可能是自己想到的”。可是五个梗之中两个综合考较两个(图一、图九十)可以算独创的梗,重合少之又少。




  再之后又有人回复指出调色盘不有力的问题,并举例调色盘上的梗早有人写过,并非枳生淮里私人所有,枳生淮里回应“调色盘在这里没有人承认,一个一个来找我要说法,那么请问我做调色盘的意义”,她仍然没有考虑一丝一毫“确实是自己的调色盘没有说服力”的事实,而是坚持主观按头抄袭,认为是“雷同”,认为所有反驳她的人在“宽容多达十处相同”,而不是客观认为“这种相同并不构成因果关系”。在基于分析过的我为什么判断调色盘不具有说服力及以上分析之后,我认为她的想法是偏激的、不理智的,客观讲是错误的。




  最后有一条我认为可能并不有力但我认可的佐证:两篇文都有很多很多人看,如果细微的设定及桥段的类似构成因果,不会直到今天才有人指出,更不会在指出后被这么多人否定。




  在这么多人打了这么多字讨论的情况下,我不希望任何人用任何粉圈思路对此事下任何定义或判断,当事人是谁与举证被举证抄袭毫无关系。调色盘硬→抄袭,调色盘不硬→不构成抄袭。站队论对好好说话的人不公平。




  我不知道早已自称退圈的枳生淮里是从何得知《痛痒》与《俗不可耐》有相似,突然看到的可能性很小。我斗胆判断是有人告诉枳生淮里。这位向枳生淮里表述《痛痒》与《俗不可耐》有雷同的人,我永远不会当这种人是朋友。




  有一条几乎默认的想法是“无论是被抄袭被借鉴被撞梗,指出的人都错不在她”,我在不止一条回复里见到这样的表述。这没问题,单就上句话引号内的事,是没有问题的。但前提是被指出的人确实抄袭、借鉴或撞梗,怀疑的人在有强硬证据的情况下可以指出(甚至我个人认为可以用骂娘骂祖宗的方法指出),但前提是必须确有抄袭情节。




  枳生淮里在举证不有力、讨论不理智的情况下,对另一位作者进行最严厉的指责,同时在沟通交流时把理智、客观进行判断的读者全部认定为“亲友团”,按头她举证的人就是抄袭,把一切内容发到cp tag下,并断定这个圈“公道不在人心在人多”,我认为这对这个圈所有人的感情是一种伤害。




  尤其是对我到现在只字未提的_三颗柚u的感情。




  第一次想对枳生淮里说一句话,您的所谓公道也只在您自己的心里,是您错误判断和闭目塞听的结果。




  我认为枳生淮里给出的调色盘不能鉴定抄袭,同时她偏激、不冷静的做法(包括举证和回应)给我个人造成了负面的影响,并判断她的行为也给目前产出和阅读这个tag的作者和读者造成了负面的影响。




  我认为她的做法是错误的。






评论

热度(122)

  1. 美玉成双doulaidouquxiaojie 转载了此文字
    突然跑路13年这种梗师兄弟cp刚火的时候都被写烂了吧……写得好的太太真的不多,两篇都看过,不觉得哪里...